• 年度杯具系列之14栋

    餐具和杯具都是瓷器造的。

    ——题记

    又是一年将尽时。在这个一年的杯具即将结束,马上迎来下一年杯具的开始的日子里,我来总结一下这一年的杯具,让大家过得更有喜感吧。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吧!

    14栋自打规划开始就已经是一个杯具,竣工之后,更成了一个大大的杯具。

    14栋是一层楼足足49个寝室的超大容量、超大存储;14栋因地制宜,扭来扭去的造型可谓是八心八箭的完美对称完美比例完美抛光;当然,和其它宿舍楼一样,14栋也是刚刚好7楼按照规定可以刚刚不用建造电梯。

    14栋自打三年前启用以来,一连串看似悲剧的喜剧,或者说看似喜剧的悲剧,就一幕幕地上演。让人忍俊不禁,却又泪流满面。

    刚刚开始,14栋由于人数多,于是吃得多,所以也拉得多。所以下水道系统首先支撑不住了。各个寝室纷纷报告,他们楼上的厕所的下水道伸下来的那根管子漏水——或者更确切地说——漏液体啦!于是一个月里,只见修水管的工人挨家挨户地,拿着水泥往这些塑料管上抹。我见大势所趋,干脆未雨绸缪,也让维修人员来抹了一把水泥。

    说到液体,讲回点正常的,水,雨水。没错,讲讲14栋那诡异的漏雨。我的寝室的隔壁就是最边上的寝室。结果里面一位好友的天花板,居然在最初使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哗啦啦地长了一条裂缝。于是乎,每逢大雨时节,便滴滴嗒嗒叮叮咚咚地漏起了雨。这种杯具建筑物,漏雨很正常,但神奇的是,那位好友既不住楼顶,又不住楼底,怎么就有雨漏下来呢?我们曾经活学活用地使用受力分析及流体方程想破解这一谜题,奈何无果而终。

    天花板上那条裂缝,从那位好友的床位一直横向延伸,直到我的我的床位上面。现在,我抬头望一望,只见那条裂缝从刚刚开始的朦朦胧胧羞羞答答,到现在的粗犷豪放俨然万丈沟壑般壮观。只是我还不知道,那条裂缝现在蔓延到哪个寝室了。

    至于我们每个寝室的门,都是看起来很结实敲起来实际也很结实的钢铁防盗门。只不过,如此结实的防盗门,如果在通常的未反锁的情况下,只需要用一张较硬的塑料卡,往门缝一插,再轻轻一吹,随口念一句“芝麻开门”,门就乖乖地开了。当然,知道这个公开的秘密的,不仅仅是住在这栋楼的我们。还有不住在这栋楼,但很喜欢这栋楼的小偷大盗,也不时过来用塑料卡开门玩,然后顺手牵羊拎走点纪念品。

    14栋的风水,那是好得没话说。有一边的楼房,那是夏天天天傍晚太阳晒,冬天天天傍晚才见太阳。如此冬冷夏热的设计,加上长沙无与伦比的天气,真是双剑合璧,马勒戈壁。

    不过在这一面的童鞋们,还是有且仅有那么一丁点好处的。瞧另一面的童鞋们,对着个公路,有啥好看的,多寂寞!而我们这一面恰好面对一女生宿舍楼!那是什么概念?那是寂寞了可以对着YY的概念!我们住了3年,看着对面宿舍楼的女童鞋们换了一批又一批,看得我们好不欢乐。其中多少香艳事,已经自成杯具,留待下次慢慢讲来。

    14栋的杯具还有很多,像14栋一样成为杯具的也有很多。

    现在往周围溜达一圈,只见原来能住人的不能住人的,是人住的不是人住的,统统被强制征地,然后拆了。最后呢?继续建宿舍楼,继续创造杯具!

    分类: 梦溪笔记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