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标签页面:

  • 雅虎中国前总裁谢文:中国互联网处在WG时期

    作者:谢文  来源:自曲新闻 (抱歉由于域名原因,无法提供具体链接地址)

    对网络业来说,2009年本来是个不错的年景。面对金融风暴的袭击,网络业依然保持了近年的强劲走势,整个产业的收入规模可以达到600-700亿,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大中型企业的利润率可以达到30-40%的水平。但是,繁荣的景象掩盖不住危机的逼近,整个网络业虽然“大架子没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红楼梦语)。洪波兄近日有篇博客,颇得我的共鸣(http://blog.donews.com/keso/)。由于缺乏创新精神,网络业已经几年没见新东西,这话我说了多次,即使没有其他危机,整个行业尤其是中小公司的前景堪忧。但是,眼前的危机却说的不是这个。

    2009年展现出来的危机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网络业—-我说的是民营网络业现存的和未来的生存空间不断被恶化,不断被缩减,甚至存在被崩盘的危险。今年发生 了并且正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事件在网络业十几年历史上,有些甚至是改革开放30年历史上少见或者是未见的。仅我记忆所及,值得一提,人人皆知的就有绿坝事 件,魔兽事件,若干知名网站被封事件,FACEBOOK,TWITTER等被关在墙外事件,视频分享网站统统被封事件,无线WAP网站被断事件,等等。下 手之重,打击面之大,手法之简单粗暴,道理之苍白无力,当事人权利之不被尊重,利益集团之明目张胆,都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有改革开放初期的反精神污染运动中的某些做法堪与比拟,再找相似的例子就得到文革时期去找了。

    套用一句著名的话来说,2009年网络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国内大环境和行业小环境的必然结果。经济危机来了,政府的钱袋松了,一些过去的冷衙门跃跃欲 试,扬眉剑出鞘了。国进民退现在正发生在几个过去民营为主,成长比较快的产业中,例如房地产业,饮料食品业,新能源业,现在轮到网络业了也不奇怪。看看几 个近来高调入云的所谓新方向,什么动漫业,什么物联网,都是非民营主导,纳税人的钱被乱花,最后一定是一笔糊涂账,长官吹出业绩,帮闲的皆大欢喜。网络业 从诞生那一天起,就是一个报不上户口的小岗村农民,没有国有资产的转移,没有银行贷款的支持,虽有权势人士上下其手但大都无功而返,靠的是苦干巧干加VC 的投入和非国内资本市场的运作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虽然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对已经成名的网络公司有所保护,但从总体上看,网络业是被视为体制外的怪胎来对待 的。无论一些成名的网络业企业家如何乔装打扮,如何重金推销自己和企业的形象,如何拉关系,走门子,投靠山,一旦风暴来了,才痛苦地发现原来自己还不是体 制内的人,还是可以被随意整治,侵害,修理乃至取消生存权的农民。

    如果眼下这个趋势不被纠正,平衡或者压制的话,我们明年还会看到更过分的举动,最危险的莫过于网络支付服务,网络互动服务和网络资讯服务了。看看中国互联 网收入结构,最大的收入来源是网络游戏,其次才是网络广告,网络商务和其他服务居然都成不了规模。是中国人整天不做事只玩游戏吗?当然不是,是因为过去若 干年网络游戏没有对手,没有靠垄断为生的既得利益集团作对,没有靠权力寻租的人干扰,完全是新生事物。现在事情做大了,各种人都凑上来了,成事不足败事有 余的动作出现了。过去没插手是觉悟不够,现在觉悟提高了当然要高调介入。一个个部门既是规则制定者,又是规则解释者,还是规则执行者,更是争议裁决者。自 己做不了,但整死做的人是富富有余的。一个最坏的预期是网络业的经营成本大幅提高,增长大幅减缓,市场大幅萎缩,创新完全停止,台上主角全部换成体制内的 人和机构,主旋律变成八个样板戏。其实,上文列举的事件是小事,纠正很容易,一个更大的事件正在发生,可悲的是网络业完全失声,估计90%以上的从业人员 都不知道或不关心。现在这事件还没名字,姑且叫作互联网专条事件吧。关心网络业未来的人不妨读读相关消息

    http://comment.bjnews.com.cn/2009/1205/16421.shtml)。 网络业之所以到了今天人见人欺的境地,其中固然有无法控制的大环境问题,但小环境不好却是业内应该承担的责任。很多人自以为得计,宁肯当鸵鸟,以为只要一 心搞盗版,搞低俗,搞擦边,见官低三级就不会有问题。现在的事实证明,只要你赚钱,特别是赚比较多的钱,总会有人来关心你的,不管你把头埋在沙堆里有多 深,也不管你花多少钱搞公关。

    好在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完全开历史倒车的可能不是没有,但已经微乎其微了。反复还会继续下去,但成不了气候。网络业虽然感受了阵阵寒意,但还是会顽强地生存发展下去的,不管这条生存发展之道会多么曲折,多么扭曲,多么痛苦,多么无奈。

    2009.12.14 / 暂无评论 / 1,665 次点击 / 分类: 借此鉴彼

  • 东拉西扯:全都是水——我看2009年中国互联网

    胡泳翻译了克莱·舍基的一本书,《Here Comes Everybody》,中文译本改名为《未来是湿的》。这本书探讨的问题是,无组织的组织力量,怎样改变了我们现实的社会。在观察全球互联网革命浪潮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或者主动或者被动地回到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它的神奇,它的不可思议。

    不用去费劲地想象未来,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已经很湿,哪哪儿都是水——口水。

    《魔兽世界》运营权变更所引发的各种势力的较量,官媒对“谷歌涉黄”问题展开的大批判,谷歌图书项目所唤醒的中国作家莫名其妙的维权意识,视频网站版权大战,杀毒软件收费免费之争,两个开心网的商标权之争,乃至新闻出版总署跟文化部两个政府部门之间的勾心斗角,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中国互联网已经成了一个大水坑。3亿多中国网民每天浸淫在这被“绿坝”精心呵护的澎湃的口水中,幸福着,满足着,一如被三聚氰胺喂养的一代婴儿。

    空中漂浮着数不清的舌头,我们却看不清舌头后面的那些嘴脸。互联网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互联网,那个由一群没权没势的知识英雄所开创的知识经济试验场。互联网已经深深地影响着现实的政治、经济、文化、商业和整个社会,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已经被证明,它可以创造财富,巨大的财富。所以各种各样的面目模糊的势力杀进来了,他们嗅觉灵敏,目标明确,出手果断,有组织有纪律,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能看到他们翻飞的翅膀,听到他们嗡嗡的噪声。

    这就是中国的互联网,墙越筑越高,篱笆越扎越厚,地盘就是利益,更大的利益需要更高的权力保护。从谷歌涉黄,到绿坝,再到CCTV狠敲中移动,“保护未成年人”确实是一把屡试不爽的利刃,可用来切割利益,划分地盘。当年的草寇,如今也换上了正统的面具,一边在权力的怀中撒娇,一边把手里的刀子,捅向新来的草寇。人们说,水很深。是啊,很深,越来越深。3亿网民,情愿或不情愿地,都成了贾君鹏。

    在这深不见底的污水坑中,中国互联网终于圆满地符合中国国情了,国情有多脏,它就有多脏。你要么潜规则别人,要么被别人潜规则,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

    您别误会,我从没有期待一个世外桃源,毕竟我还有赶不尽杀不绝的翻墙工具,我可以浮出水面透口气。但这一潭污水,已经窒息了一个产业的发展,让互联网成为强盗的乐土,权力的玩偶。在这里,一切“无组织的组织力量”,终将被组织接管,接管不了或不想接管的,封掉或关掉即可。

    中国互联网产业总产值已经接近千亿元,其中三分之一是游戏贡献的。我知道互联网未来会变得更大,产值更高,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脏手,伸进来,水也会更多,更脏。就是这样。

    转自:东拉西扯:全都是水——我看2009年中国互联网

    2009.12.13 / 暂无评论 / 1,340 次点击 / 分类: 借此鉴彼

  • 中国“管制互联网”风波升温(《联合早报》报道)

    中国"管制互联网"风波升温(《联合早报》报道)

    ● 叶鹏飞
    中国互联网管制事件日益复杂化,风暴眼中的电脑过滤软件"绿坝",可能因违反国际贸易规定而遭遇美国关切。另外,谷歌服务中断引发的各种推测,也进一步鼓动官民对立情绪。

    叶鹏飞 报道

    北京特派员

      中国互联网管制事件日益复杂化,不但政府部门之间说法不一,在风暴眼中的电脑过滤软件"绿坝",也可能因违反国际贸易规定而遭遇美国关切。官方高调处罚谷歌,则被视为给推动"绿坝"造势。外交部昨天并没有直接否认谷歌前晚服务中断一事是官方所为。

      财政部出面否认参与采购互联网过滤软件"绿坝",指工业和信息化部才是唯一采购者,跟工信部之前说法明显矛盾。

      律师刘晓原前天在其博客中,公布了财政部关于"绿坝"软件质疑的回应。针对刘晓原向财政部申请公开采购"绿坝"的信息,财政部在回函中说:"工业和信息化部是'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的唯一采购人,我部并未参与该项目的具体采购活动……"。

      工信部在下发《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中宣称,采购单位是工信部、中央文明办和财政部,根据的法律是《政府采购法》,用中央财政资金买断"绿坝"过滤软件一年使用权及相关服务,供全社会免费使用。

      官方公布的"绿坝"采购金额超过人民币4000万元(约870万新元),财政部的否认使得这笔"中央财政资金"来源引发质疑。

    引发国际贸易争议

      北京强制个人电脑安装"绿坝"的做法也引发国际贸易争议,美国贸易代表柯克(Ron Kirk)和商务部长骆家辉联合致信中国,指出这一做法可能违背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敦促中国取消电脑捆绑"绿坝"的决定。
      这封联名信分别发给了中国工信部及商务部,信件表示中国的做法引发了外界的强烈质疑,包括对中国监管的透明度以及中国是否遵守WTO规定。

      中国外交部昨天没就美国的关切正面回应,发言人秦刚回答询问时要记者向"相关部门"查询。

      关于谷歌在中国的服务,前晚离奇中断两小时与政府的处罚是否有关,秦刚并没有直接否认,他说:"谷哥是一家在中国境内提供服务的互联网运营企业,应该认真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对其采取的各项处罚措施都是严格依法来进行的。"

      他也重申中国官方此前的说法,指责谷歌互联网英文的搜索引擎传播大量淫秽、色情、低俗的信息,严重违反中国法律和法规,也违反了行业自律的规范。

      谷歌中国昨天发表声明说,公司在调查服务中断的事件,希望尽早恢复正常。声明没有猜测是什么因素造成服务中断。

      谷歌服务中断让大陆互联网界的官民对立情绪持续升温,关于服务中断的各种推测,也进一步鼓动着对立情绪。

      有网友在博客中宣称,官方指控谷歌搜索出现大量黄色词条信息,背后有刻意的设计。

      博客列举谷歌搜索趋势图,及一些第三方统计数据称,在中央电视台曝光谷歌之前七天,有人故意在谷歌大量搜索黄色词汇,使单日黄色词汇搜索量同比猛增5950% ,单月搜索总量与上月相比增幅达数千倍;而这些搜索量100%来自北京。

      博客"是谁让谷歌如此低俗?"的质问,在中国社交网络引发巨大回响,各种阴谋论接踵而至,矛头纷纷对准当局。

      虚拟世界的愤怒也涌向现实世界,新华社报道称,"绿坝"软件开发商金惠计算机系统公司的员工接获恐吓电话。
      报道引述公司总经理张晨民说,公司网站不但受到黑客攻击,也收到超过1000个骚扰电话,电话大多数都是在深夜打来,主要是诅咒、谩骂,表达对软件的不满以及死亡威胁,他说:"我昨晚就接到一个电话,威胁要杀我的妻子和孩子。"

      不过,有官方背景的北京网络新闻信息评议会昨天就强烈谴责某些境外媒体借中国有关部门处罚"谷歌中国"网站,无端指责中国净化互联网环境。评议会指出,"谷歌中国"网站因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被公众举报,某些境外媒体置新闻职业道德于不顾,公然为"谷歌中国"网站开脱甚至攻击中国政府。

    2009.06.26 / 暂无评论 / 1,431 次点击 / 分类: 借此鉴彼

  • 互联网连续剧《低俗网站名单》第七季观后感

    互联网连续剧《低俗网站名单》第七季观后感

        互联网连续剧《低俗网站名单》已经出到第七季了。自从这一连续剧开播,各个网站草木皆兵,清理所有“一定低俗”和“可能含有低俗”以及“与低俗无关的低俗”的内容。网站们也争先恐后发布了“因低俗内容致广大网友的道歉信”。

    2009.04.18 / 暂无评论 / 1,433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