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单修改了一下主题,增大文章字号

    说实话,这个主题我改了一堆,一看看修改记录,几乎每个文件都有修改,如果官方主题有新版,我跟进更新且保留自己的修改的话,将会是恐龙级的工作量……

    不过这个主题目前为止,我看着字体大小和文章段落间距都深感不爽,文章字体太小了,不适合博客阅读,而段落间距也太小了,那一砣文字谁看着也觉得烦。所以我把这两者都修改了一下,看起来好看多了。修改前后对比图就懒得贴出来了。

    不过由于历史原因,以前的不少文章不是用“<p>”标签包裹的,所以问题还是有的。而代码的“<pre>”标签没有定义特别的CSS属性也让我用代码高亮贴出来的代码显得很怪异。然而,最近是没有时间完善那么多东西了,考了试再说罢。

    感谢Litmusblue提供帮助。

    2009.12.14 / 2 条评论 / 639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一九四九年後的CM》觀後感

    其實這部片子的真名是《一九四九年後的CM》,但是Youtube上傳者將其命名為《末代皇帝CM》,大家可以通過對應的關鍵字搜尋到相應視訊點播。

    這部紀錄片似乎是BBC拍攝的,Youtube上可以找到BBC英語無字幕版,以及TVB的廣東話配音正體中文字幕版。裏面採訪你CM的私人醫生、秘書,還有當時英駐中國大使、左派作家帕克,以及一些經歷過“十七年”的中國作家、教授等人。

    他們說了很多關於CM的不為人知的事。他們揭露了CM貪圖美色,有大量佳麗於後宮的風流私生活。比如當時CM的列車員、護士等,其實都是與其有著不同尋常的親密關系。

    他們還說了,CM最擅長與發起群眾運動。比如曾經轟動一時的抓麻雀運動便是CM一時頭腦發熱的號召,然後全國上下瘋狂地用各種荒唐的手法抓麻雀,結果因為生態系統失衡,造成了全國的三年自然災害。裏面被採訪者均稱,當年確實是窮到了發生人吃人的慘劇。比如一個書記對自己的妻子說,剩下的糧食已經不夠我們一家三口吃了,這樣下去我們都會被餓死,不如我先死了,然後你跟不到一歲的孩子還可以吃我的肉來充饑……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還有各種街道組織,是CM用來以群眾管制群眾言論的一種機構,它比特務機構更有效,因為是群眾管制群眾,這就是CM管制言論的一種得力手段。當然群眾運動的最高峰,莫過於“那十年”。紀錄片中展示了大量當年的批鬥場景,看到這些畫面,衹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其中一個被採訪者,原北大學生稱,自己被批鬥過100多場,被打得昏死過三次,甚至從教學樓被拖到宿舍都沒有知覺。

    影片裏採訪的CM身邊的人都承認,他最崇拜的人是秦始皇。秦始皇的暴政正是他參考的重要手段。焚書坑儒這種當年秦始皇的行為,我們都可以在“十七年”中找到有過之無不及的印跡。

    影片結尾,把CM比作一個怪獸。影片集中講述了CM的錯失,並沒有刻意分析他的功勞,因為其內容是一九四九年後的CM,影片認為,一九四九年後的CM並沒有對於新CN的發展做出實質性貢獻,而是在進行獨裁统治,甚至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不惜採取各種殘忍的手段,比如百花齊放的請君入甕,比如“十七年”的清除異己。影片採訪的CM秘書稱,CM當年說,要是美國人在福建投下一顆原子彈,炸死一千萬、兩千萬人就好了,這樣就可以讓大家知道資本主義的醜惡。

    那是一個狂熱的時代,我們僅僅透過當年留下來的影像資料,就可以略窺一二,而當年的慘景絕對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CM本人來說,這衹是他鞏固個人統治,肅清異己,樹立個人崇拜的一個手段,一種措施罷了。CM以他的才能,統領人民得到了新CN,但也以他的獨裁,奴役著人們。我們不妨用以往帝王統一並奴役統治的歷史來對比,我們會發現,其實它們都是相同的模式,衹不過都在當時的時代被披上了讓人們甘於被奴役的思想。我們衹是在一個又一個朝代的交替中前進。

    我不知道我們正處在一個什麼時代,我也不知道在這個以愚民為主的時代中,我們的言論有多少自由。起碼我寫下這篇觀後感,記錄該片的所述,以及我的所觀所感,衹能夠用正體中文,並隱去若幹字元,力求使得本文關鍵字密度最低,然後才能將文章安全地發布。

    2009.12.14 / 6 条评论 / 628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ACM的那些事儿(二)

    寒流,甲流。

    天灾人祸。

    所以,我们选择安全地活着。

    宅在寝室,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活方式。

    做一下模拟赛,让日子过得更滋润。

    于是乎,每周一“摸”的组内模拟赛,在11月15日,照常进行。

    中午1点集合。我问,咱们是做水题还是做水题?Upwinder说,做水题。话音未落,只见Zhuerduo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刷刷地打开了HDOJ。我们哗啦啦地挖出了几年前的HDOJ比赛,题目中水题比例达到了60%。剩下的,是简单题或稍难但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题目。

    Upwinder说,天冷了,要做点水题,增强信心。我点头道,是的,多做水题,多A题目,有助于增强免疫力。Zhuerduo说,好,开始飙题吧。

    接着,我和Zhuerduo一起从前面开始往后读题,Upwinder从后面开始往前读题。由于题目比较简单,我们几乎是读出一题就马上知道解题思路。而两台电脑,一台常规用途,另一台仅供读题使用,此二者也没空闲过。

    中间的刀光剑影遇招拆招就略过不提,两个半小时过去,我们已经将6题中的5题AC了。值得一提的是,有一题求N^N结果的最左边数字的题目,我们WA了两次。我们知道,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卡题。佛语有云,万物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我们经过抽丝剥茧,一步步检查问题排除原因后,终于把问题所在聚焦在将浮点数取整数部分的代码上。当时我们用int强制转换,在调试过程中发现,此强制转换对于较大的数值转换会出错。于是,我们改用floor(),调试通过。提交代码,AC。

    这时候,我们决定加题。于是乎,又多加了一场比赛的题目,共6题。这次的题目难度有点提高,但我们对于其中的3题,仍可较快想出思路并用代码实现。只是我遇到了一题,是关于Ackerman函数的。我的想法是,用递归会递归过深,就用递推吧。然后写了,提交,WA。再修改,再提交,再WA。我就这样陷进了代码中,卡在了这题里,满脑子都是非递推即递归的想法。后来,Zhuerduo看了一下这题,抛出一句话,这个在有限的可接受数据范围内,可以推出直接表达式吧。我方才恍然大悟,不要吊死在非递归即递推这可树上,可以换棵树再吊嘛。于是我根据Zhuerduo推出来的公式,修改了代码,提交,AC。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钻进了牛角尖,卡在了题中时,的确需要队友的另外一种眼光和思维,来解决题目。

    这时候,我们看看时间,16:59。虽然我提出了最后一题的思路和解法,但是时间也差不多了,这场组内模拟赛暂且告一段落。最后一题留待过后慢慢写吧。

    飙了一下午的水题、简单题及有一点点困难的题目,群众纷纷表示,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可见,在天灾人祸的寒冷冬日,飙一场热乎乎的水题赛,的确有助于提高免疫力和抵御寒冷天气。

     

    PS:总结报告,就姑且用这一篇文章来代替吧。本次队内模拟赛中遇到的问题,解决的方法,以及积累的经验,均在文章有所总结,是以为此文。

    2009.11.16 / 4 条评论 / 772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ACM的那些事儿(一)

    ACM的那些事儿。其实,ACM也可以很有趣。

    就从一场别宴开始说吧。

    傍晚,忽闻zfy来电,说AutoGerk退役了,一场别宴,就在本部。于是,便和Upwinder赴宴。

    晚餐里,听到三位前辈兼大牛在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可谓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AutoGerk说,以后在中科院发展,这ACM梦未圆,总是一种遗憾。zfy一挥手道,程序竞赛,还是有机会的,虽然不是ACM。

    饭饱酒未足之际,我们开始讲述自己与ACM的故事。谈笑风生间,我听到了大家自己的ACM历程,总结一点,还是我近来一直迷信的观点——没有努力,是不会有今天的成绩的;而今天期望的成绩没有达到,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努力,或者曾经不够努力造成的蝴蝶效应。

    zfy说了,我那本武功秘笈,已经有威力加强更新版,大家把那本武功秘籍Update一下,抓紧时间好好修炼。Kevin也说,我写了几本练武心得,关于数论和DP的,大家修炼时,也可参考参考。

    同时,我还获悉,我们要修一本CSU ACM的史书,供千秋万代参考膜拜。据说该工程已经在浩浩荡荡地进行中,估计不久可一睹其风采。

    最后,AutoGerk对我们几位学弟说,以后CSU的ACM靠你们啦。zfy道,我们CSU的ACM一定能千秋万载一统江湖。Kevin虽不作发言,亦笑而点头。

     

    后记:不知道这ACM的那些事儿能不能“把那年的故事,再接下去说完”呢。希望可以。

    2009.11.3首发,于团队博客

    2009.11.16 / 暂无评论 / 640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这天气,冷死个球了

    长沙的天气的不适宜人类居住程度是出了名的。

    三、四天之前,还是比较凉爽偶尔还略带闷热的天气,阳光灿烂。三天前的晚上,忽然狂挂大风,气温随之骤降。然后就是哗啦啦地下起了雨。

    接着,便是一天比一天冷。直到昨晚,冷得让人只想往被窝里钻。今天凌晨,几次被冷醒,然后把周围的被子再裹紧一点,身子再蜷缩一下,听着窗外如鬼魅般的狂风继续睡觉。早上,曾经有那么一二刻,我还真不想去上课了。后来磨磨蹭蹭终于从床上爬了下来,加了一堆衣服,看看阳台晾着还没干的手套,悲哀一下,然后顶着刺骨的且夹杂着冷冰冰的雨水的寒风,出门去。

    下午没课,躲在寝室里,哪里也不想去,哪里也去不得。然后保暖的衣物从毛背心换到了毛衣,再到厚毛衣,刚刚发现气温似乎一降再降,干脆把棉衣拿出来穿上。现在,外面又湿又冷,即使躲在寝室,也不愿上冷冰冰的床睡觉。一室友跟我说,听见你喊了一天的冷了,看看我,把羽绒服都穿上了。

    套用Upwinder常用的句式,这天气,冷死个球了。

    现在打着字,手都僵硬了,泡一杯咖啡,没过一回儿都凉了。看看今天如无意外应该没有勇气迎着风冒着雨去自习的了;想想明天如无意外应该会跟Mickey去暖暖的自习教室,然后不知不觉地呼呼大睡的了。

    这天气还真是茶几,我们就是一个个杯具。

    突然想起了杜甫那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从新校区走回来时,我跟Upwinder说,据湖南气象台不可靠消息,两三天后就天晴了。Upwinder说,真的吗,那样太好了。我说,如果我们还能活到那个时候,看到那天的太阳的话。最后Upwinder用了一个单词总结:Survive。

    2009.11.12 / 22 条评论 / 1,152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开心农场》非正式研究报告

    《开心农场》,在人人网(校内)、开心网、漫游平台都有它的身影;而在QQ的SNS中,它穿上了一个“QQ农场”的马甲;在Facebook上,它的英文名则为“Happy Farm”。

    到底《开心农场》有什么样的背景?它是怎么运营的?怎么盈利的?今天研究一下以上及其它若干问题。用Q&A的方式,写成这份非正是研究报告。

    问题一:《开心农场》是谁开发的?版权是谁的?

    五分钟公司。目前为止,《开心农场》都是该公司独立开发运营。其官方网址为http://www.fminutes.com/,地址是上海市钦州路100号1号楼1105室。五分钟公司有《开心农场》的版权。

    问题二:其它网站怎么会有《开心农场》、《QQ农场》或者《Happy Farm》这些游戏?

    目前为止,所有正规社交网站上面的《开心农场》都是由五分钟公司与该网站合作运营的。《QQ农场》和《Happy Farm》也一样。但最近听说腾讯想买断《开心农场》版权自己独立。大家可以关注最新事态。但不管怎么说,各种各样的开心农场的背后都是由五分钟公司统一开发和运营的,它有该游戏的版权。

    问题三:《开心农场》如何盈利?

    通过用户支付道具费实现盈利。费用部分归社交网站自己获得,五分钟公司因为参与运营,也获得分成。

    据报道,《开心农场》在QQ和Facebook上的收入比重最多,成为主要收入来源,而在人人千橡开心网上的收入不到总收入的20%。此外,《开心农场》还拉动了腾讯其它产品,如QQ秀,的消费。

    据报道,今年《开心农场》将为五分钟公司带来300万元的盈利。而腾讯公司也因为运营《开心农场》而月获利5000万,拉动腾讯第三季度销售额增长3%,拉动QQ空间和QQ秀的收入增长16%。

    问题四:《开心农场》在线人数?

    看到网上对于“偷菜”这个词使用频率的指数级上升,我们可以知道,《开心农场》的总在线用户数相当客观。

    据上个月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文章报道,五分钟创始人、CEO郜韶飞曾介绍,“开心农场”的活跃玩家达到了1600万,是当红游戏《魔兽世界》的3倍。

    腾讯网高管曾透露,虽然起步比开心网晚,并且QQ农场还在公测期,但开通的用户保守估计也有1亿。

    问题五:《开心农场》历史及发展前景?

    历史不悠久,发展形势一片大好。

    综合五分钟官网,以及各网站资讯,《开心农场》历史如下:

    2008年11月,“开心农场”首先在校内网(即人人网)上线,2008年底,“开心农场”用户数达到10万。期间,《开心农场》开始登录各大社交网站。2009年元旦前后突破了100万。2009年5月,《QQ农场》上线。凭借腾讯的庞大用户群,《开心农场》开始让腾讯和五分钟双赢,赚的盆满钵满。2009年9月,在Facebook上线,开始了赚外汇,进一步扩大中国贸易顺差的步伐。随后,《开心农场》居然使得Facebook在台湾爆红,令Facebook成为台湾最受欢迎网络社区。Facebook因为有了《开心农场》,在台湾赚足了人气;而《开心农场》的主要收入来源,除了腾讯之外,又多了Facebook这样一大户。现在在中国大陆,由《开心农场》游戏中出来的“偷菜”概念,已经成为网络热门词汇。

    问题六:在《开心农场》能干什么?

    这个问题之所以摆到最后,是因为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你只需要随便登录一个网络社区,点击《开心农场》,五分钟内就知道它是干嘛的。

    种地,收菜,偷菜,或者干脆种个草泥马,随你喜欢。

     

    正像五分钟公司在其官方网站首页上所说一样:如果你工作比较忙,或者你学业比较紧,那么你很可能抽不出太多的时间去玩大型网游;但是无论如何,你都会发现,你还是有一个个空闲的“五分钟”的。我们的使命就是“用游戏去精彩你生活中的每一个五分钟”,而这一个个精彩的“五分钟”又精彩了你的学习、工作和生活。

    正是这种理念的成功实践,成就了《开心农场》和五分钟有限公司。

    2009.11.10 / 暂无评论 / 690 次点击 / 分类: 所谓技术, 梦溪笔记

  • 写在柏林墙倒20周年

    这个纪念什么20周年的文章,我是想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写的。奈何我并不是那种抢在风头浪尖当个出头鸟等着被打的人。所以一直到现在才略写一点。

    看了点凤凰网的专题评论。猛地看到一句:“越过墙,没越过墙,28年,墙的两边,生死两茫茫。”对于某些事物来说,不需要28年,连28个月都不需要,短短的一年半载,墙内墙外,已是翻天覆地沧海桑田。

    墙为什么存在?最直接的原因,为了分裂,为了人为地将某些人,某种文化,某种资讯阻隔在两头。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在巩固某些只能靠域民以封疆之界才能达到的权利,而不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在墙的物理阻隔下,墙两边的各种事物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交流。这就我想起了某部比较中国官方的纪录片的描述:柏林墙虽然立了起来,但是仍有不少人在钻墙的空子——真正的空子,从墙的这一头翻到了那一头,然后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所以说,翻墙,是不需要学习的,当某种需要达到一定程度时,便自然而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如何翻墙。当我们跃过那堵墙,果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并非十全十美,但仍然几倍优越于当前所处的世界。

    今天去新浪微博看了一下评论,有人在说,柏林墙的倒塌告诉我们,再坚固的墙,也会有有倒的一天。这句话很对,但问题是,那一天要到猴年马月?话又说回来,很多普通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微博,更不用说Twitter这个在外国已经融入人们生活的东西了,真是一想就觉得可笑,觉得我们自己很可笑。

    当我们偶尔翻一次墙,对着墙外的美景流连忘返的时候,猛然回过头一看,其实我们还生活在墙这边。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能在现实中助于自己跃过那堵墙的的事情?

    2009.11.09 / 4 条评论 / 656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Hello,world!你好,世界!

    经过两天一夜的搬运、数据整理、服务器调试、系统安装、主题优化等工作。我终于将我的老博客内容全部整理完毕,转为WP数据格式,实现了为博客搬家。从国外的BSP搬到了国外的虚拟主机上。

    前天晚上,刚刚决定把博客搬了,就发现原则博客所在的Blogger捆绑域名所需要的GHS IP的最后一个被封,也就是说,在没有新的GHS IP之前,我的博客及所以Google域名相关服务无法在中国大陆直接访问。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好了,搬家工作开始了。首先我在Wordpress.com新建了一个WP站,然后在那里用WP里面的导入功能实现导入Blogger,稍作修改后,又将WP数据导出。然后就是在本地调试WP数据并修改了。一般来说,WP的导入导出很智能的,不用太多干预即可完美实现。但是,我希望把N年前BlogCN上的博客和留言也导入,而且,Blogger上有些文章和BlogCN上的重复,再而且,数据格式还不规范,没办法,只能人肉手动操作了。昨天整理了一天,在REC的帮助下,终于整理完毕。在此向他表示感谢。

    昨晚,我选了一款WP主题,设计得挺好,但是还是有些地方不满意,于是一边和REC交流一边慢慢改,改的过程中居然还对CSS似懂非懂了。最后今天早上细微修改了下,基本OK,总体满意了。再次感谢REC的帮助。

    在这里写blog自由了吗?相对来说,是的。既在一个开放的国度中写作,又可以管理自己的数据,而且不是树大招风整天和功夫网玩躲猫猫。我比较满意,也比较怡然自得了。其实,自己的博客就像一个小家,把家安在一个自由的地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以自由的说一些真正想说的话,其不亦乐乎。

    Hello , world!你好,世界!

    2009.10.31 / 3 条评论 / 767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一首清曲,一个小站

    一首清曲,一个小站
        闲暇之际,随便翻了一下自己的和好友的网站,发现大家都喜欢静静一个人,开着一个小站,大隐隐于市。不让搜索引擎抓取,只让好友来自己的小站来小憩。没有太多堆积的热门关键字,只有静静的几个页面,一个博客,就有如好友来了,轻轻捧上一杯香茗,任君慢慢品尝。若干图片,几段文字,静静地留在互联网上,诉说着青春的故事,表达着自己的理想。将这一段时光,凝聚在这一个一个比特的数据中。
        看着这样的小站,突然想到,如果哪天突然选择遗忘,选择将一切拂袖撒去,需要的只是鼠标的几下点击,一切的记忆便灰飞湮灭,在这个网络世界上,便不曾有过它的存在。这就像《东邪西毒》的那一坛“醉生梦死”,或者更像一碗孟婆汤?一饮而尽,一切前尘往事便轻快如丝般飘走。不知多久后,一睁开眼,发现已是一切崭新的一天,甚至,已是一次阴阳轮回。前世?前尘?这已过百年,记忆中找不到,尘世间也已经没有任何前世的痕迹,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再仔细回忆一下,似乎如日光照下的斑驳树影的朦胧记忆中,有一个纤纤的身影,曾有过回眸一笑。而那面容,已模糊得无法辨认。一阵风,吹过片片花瓣,飘舞着将脑中的回忆掩盖,只有一阵幸福和痛苦交织的感觉留在心中。
        意识流般的思绪回到眼前,网页中打开的仍然是好友和自己的小站,网页上,静静的音乐在慢慢播放。
     

    2009.09.26 / 3 条评论 / 925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

  • 原来今天是918

    原来今天是918
    都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的人们啊,都只会知道,今天是天朝60大寿的前12天。可是谁有注意到,今天是918?
    天朝上国,美梦吧!

    2009.09.18 / 1 条评论 / 418 次点击 / 分类: 梦溪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