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年玩一次的游戏之《生化危机3》

    《生化危机3》是我最早玩的游戏之一。

    那应该是在2002年底至2003年初吧,当时网络还不发达,电脑还是奔腾4最先进,内存256M已经很牛叉。老家的街上有一些小店,专门卖各种电脑用的盗版CD-ROM,里面什么都有,操作系统、软件集合、游戏集合。当时的盗版游戏大概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一张碟里只收录一个游戏的,相对来说删减的内容比较少。这种碟一般是精装版,就是一个比较厚实的塑料盒子里装着一张碟,价钱比较贵。还有另外一种是一张碟里收录N个类型差不多的游戏,这些游戏一般会精简得只剩下核心部分,把大量的过场动画甚至音乐都删减了。这种碟最普遍,一般只用个硬纸外壳装着,里面是一张用薄薄的塑料袋装着的CD-ROM。这种盗版游戏在当时,可能为了躲避查处,一般直接放进电脑会出现一些不相关的“行业软件”的自动运行画面,要根据硬纸外壳的说明按某个字母键,才会弹出游戏选择安装的界面。

    那一年,考完期考后,放寒假了。家里的电脑刚刚买了几个月,于是我就买了一张《生化危机》的游戏盘,拿回家装进电脑玩。于是乎,寒假的那一段时间里,我就待在家里一边折腾电脑的各种软件,一边玩《生化危机3》。记得当时我还买了一张金山软件的全集,里面有一款名叫“金山游侠”的软件,可以专门修改游戏的内存或者存档数据,同时附送各种游戏攻略。

    所以当年我就是开着“金山游侠”看着攻略玩《生化危机3》,用了两个星期,半个寒假,把游戏打通关了。当然,这个盗版光盘里的游戏是删减版的,除了背景音乐完整外,过场动画全部被删。当年第一次完只是纯粹感受电脑游戏的魅力,感叹高科技创造的娱乐原来可以这么精彩。至于游戏中的故事情节,则基本一无所知。

    后来,网络开始普及,P2P开始流行。各种心仪的游戏大作除了举国上下买不到正版外,可以很方便地直接从网上下载。但是,《生化危机3》还是每年必玩一次的游戏。后来我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在网上下载一个原版镜像来体验一下完整版呢?于是,凭借网络的力量,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完整的《生化危机3》剧情,包括各段精彩的过场动画。

    其中,游戏里有一段情节非常有感染力。

    bio3 (2).jpg

    在这位雇佣兵处可以找到《雇佣兵日记》,里面的内容摘录如下:

    9月26日
    作战开始才过了三小时,我的部队里还活着的就只有我和同伴坎佩尔了。
    实在是不敢相信,僵尸的数量大大多于任务简报中的描述!
    这座城市里的人已经死绝了。
    我们虽然已经注射了病毒的抗体,但在这被极度污染的环境下,还是有感染的危险。
    难道这次真的无法生还了吗?

    9月27日
    为了活下去,我们简直什么都不顾了,好不容易终于到达了时钟塔;为了活下去,我们甚至夺取受伤同伴的武器,并且把他们当做僵尸的诱饵。我们从孩童时代起就经受了战争的考验,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可以做。
    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是城里的一个幸存者。她和死在我眼前的妹妹长得很像。

    9月28日
    我已经打算逃了,但这女孩子却没有这个打算,她说她的父亲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她母亲所长眠的这座城市。我要想办法帮助这个女孩,不过坎佩尔却怒斥我说:“只要我们能活下去就够了。”啊,以前我也会这么想,但是,现在的我却……
    这个时钟塔也已经渐入险境。但是,我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就是这短短的三段文字,将雇佣兵们的残忍本性,与这位无名氏雇佣兵与女孩的邂逅,以及他们之间的情愫细腻地表达出来,并构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残忍的雇佣兵,居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毫无保留地保护她,直至付出自己的生命。

    而卡洛斯是无名氏雇佣兵的好朋友,他也在两个相互紧拥的遗体前感慨。

    bio3 (3).jpg

    可以说,这是整个《生化危机3》中最有人情味、同时也最耐人寻味的小故事。当然,大部分玩家不会注意到有这个小故事的存在。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对白的翻译很多都不是非常准确,但是游戏中文档和图片文字的翻译水准非常高。

    最后,玩通关后是一个很温馨的画面。

    bio3 (1).jpg

    还有再熟悉不过的CAPCOM标识。

    bio3 (4).jpg

    当然,通关后会解锁一张图片,在“EPILOGUE FILES”中可以查看。但是我一直解锁不完,现在把网上搜到的全集发出来。也算弥补当年的一个小遗憾。

    0.jpg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这就是《生化危机3》,每年必玩一次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