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虎中国前总裁谢文:中国互联网处在WG时期

    作者:谢文  来源:自曲新闻 (抱歉由于域名原因,无法提供具体链接地址)

    对网络业来说,2009年本来是个不错的年景。面对金融风暴的袭击,网络业依然保持了近年的强劲走势,整个产业的收入规模可以达到600-700亿,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大中型企业的利润率可以达到30-40%的水平。但是,繁荣的景象掩盖不住危机的逼近,整个网络业虽然“大架子没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红楼梦语)。洪波兄近日有篇博客,颇得我的共鸣(http://blog.donews.com/keso/)。由于缺乏创新精神,网络业已经几年没见新东西,这话我说了多次,即使没有其他危机,整个行业尤其是中小公司的前景堪忧。但是,眼前的危机却说的不是这个。

    2009年展现出来的危机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网络业—-我说的是民营网络业现存的和未来的生存空间不断被恶化,不断被缩减,甚至存在被崩盘的危险。今年发生 了并且正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事件在网络业十几年历史上,有些甚至是改革开放30年历史上少见或者是未见的。仅我记忆所及,值得一提,人人皆知的就有绿坝事 件,魔兽事件,若干知名网站被封事件,FACEBOOK,TWITTER等被关在墙外事件,视频分享网站统统被封事件,无线WAP网站被断事件,等等。下 手之重,打击面之大,手法之简单粗暴,道理之苍白无力,当事人权利之不被尊重,利益集团之明目张胆,都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有改革开放初期的反精神污染运动中的某些做法堪与比拟,再找相似的例子就得到文革时期去找了。

    套用一句著名的话来说,2009年网络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国内大环境和行业小环境的必然结果。经济危机来了,政府的钱袋松了,一些过去的冷衙门跃跃欲 试,扬眉剑出鞘了。国进民退现在正发生在几个过去民营为主,成长比较快的产业中,例如房地产业,饮料食品业,新能源业,现在轮到网络业了也不奇怪。看看几 个近来高调入云的所谓新方向,什么动漫业,什么物联网,都是非民营主导,纳税人的钱被乱花,最后一定是一笔糊涂账,长官吹出业绩,帮闲的皆大欢喜。网络业 从诞生那一天起,就是一个报不上户口的小岗村农民,没有国有资产的转移,没有银行贷款的支持,虽有权势人士上下其手但大都无功而返,靠的是苦干巧干加VC 的投入和非国内资本市场的运作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虽然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对已经成名的网络公司有所保护,但从总体上看,网络业是被视为体制外的怪胎来对待 的。无论一些成名的网络业企业家如何乔装打扮,如何重金推销自己和企业的形象,如何拉关系,走门子,投靠山,一旦风暴来了,才痛苦地发现原来自己还不是体 制内的人,还是可以被随意整治,侵害,修理乃至取消生存权的农民。

    如果眼下这个趋势不被纠正,平衡或者压制的话,我们明年还会看到更过分的举动,最危险的莫过于网络支付服务,网络互动服务和网络资讯服务了。看看中国互联 网收入结构,最大的收入来源是网络游戏,其次才是网络广告,网络商务和其他服务居然都成不了规模。是中国人整天不做事只玩游戏吗?当然不是,是因为过去若 干年网络游戏没有对手,没有靠垄断为生的既得利益集团作对,没有靠权力寻租的人干扰,完全是新生事物。现在事情做大了,各种人都凑上来了,成事不足败事有 余的动作出现了。过去没插手是觉悟不够,现在觉悟提高了当然要高调介入。一个个部门既是规则制定者,又是规则解释者,还是规则执行者,更是争议裁决者。自 己做不了,但整死做的人是富富有余的。一个最坏的预期是网络业的经营成本大幅提高,增长大幅减缓,市场大幅萎缩,创新完全停止,台上主角全部换成体制内的 人和机构,主旋律变成八个样板戏。其实,上文列举的事件是小事,纠正很容易,一个更大的事件正在发生,可悲的是网络业完全失声,估计90%以上的从业人员 都不知道或不关心。现在这事件还没名字,姑且叫作互联网专条事件吧。关心网络业未来的人不妨读读相关消息

    http://comment.bjnews.com.cn/2009/1205/16421.shtml)。 网络业之所以到了今天人见人欺的境地,其中固然有无法控制的大环境问题,但小环境不好却是业内应该承担的责任。很多人自以为得计,宁肯当鸵鸟,以为只要一 心搞盗版,搞低俗,搞擦边,见官低三级就不会有问题。现在的事实证明,只要你赚钱,特别是赚比较多的钱,总会有人来关心你的,不管你把头埋在沙堆里有多 深,也不管你花多少钱搞公关。

    好在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完全开历史倒车的可能不是没有,但已经微乎其微了。反复还会继续下去,但成不了气候。网络业虽然感受了阵阵寒意,但还是会顽强地生存发展下去的,不管这条生存发展之道会多么曲折,多么扭曲,多么痛苦,多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