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天气,冷死个球了

    长沙的天气的不适宜人类居住程度是出了名的。

    三、四天之前,还是比较凉爽偶尔还略带闷热的天气,阳光灿烂。三天前的晚上,忽然狂挂大风,气温随之骤降。然后就是哗啦啦地下起了雨。

    接着,便是一天比一天冷。直到昨晚,冷得让人只想往被窝里钻。今天凌晨,几次被冷醒,然后把周围的被子再裹紧一点,身子再蜷缩一下,听着窗外如鬼魅般的狂风继续睡觉。早上,曾经有那么一二刻,我还真不想去上课了。后来磨磨蹭蹭终于从床上爬了下来,加了一堆衣服,看看阳台晾着还没干的手套,悲哀一下,然后顶着刺骨的且夹杂着冷冰冰的雨水的寒风,出门去。

    下午没课,躲在寝室里,哪里也不想去,哪里也去不得。然后保暖的衣物从毛背心换到了毛衣,再到厚毛衣,刚刚发现气温似乎一降再降,干脆把棉衣拿出来穿上。现在,外面又湿又冷,即使躲在寝室,也不愿上冷冰冰的床睡觉。一室友跟我说,听见你喊了一天的冷了,看看我,把羽绒服都穿上了。

    套用Upwinder常用的句式,这天气,冷死个球了。

    现在打着字,手都僵硬了,泡一杯咖啡,没过一回儿都凉了。看看今天如无意外应该没有勇气迎着风冒着雨去自习的了;想想明天如无意外应该会跟Mickey去暖暖的自习教室,然后不知不觉地呼呼大睡的了。

    这天气还真是茶几,我们就是一个个杯具。

    突然想起了杜甫那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从新校区走回来时,我跟Upwinder说,据湖南气象台不可靠消息,两三天后就天晴了。Upwinder说,真的吗,那样太好了。我说,如果我们还能活到那个时候,看到那天的太阳的话。最后Upwinder用了一个单词总结:Survive。

    分类: 梦溪笔记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