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在柏林墙倒20周年

    这个纪念什么20周年的文章,我是想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写的。奈何我并不是那种抢在风头浪尖当个出头鸟等着被打的人。所以一直到现在才略写一点。

    看了点凤凰网的专题评论。猛地看到一句:“越过墙,没越过墙,28年,墙的两边,生死两茫茫。”对于某些事物来说,不需要28年,连28个月都不需要,短短的一年半载,墙内墙外,已是翻天覆地沧海桑田。

    墙为什么存在?最直接的原因,为了分裂,为了人为地将某些人,某种文化,某种资讯阻隔在两头。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在巩固某些只能靠域民以封疆之界才能达到的权利,而不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在墙的物理阻隔下,墙两边的各种事物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交流。这就我想起了某部比较中国官方的纪录片的描述:柏林墙虽然立了起来,但是仍有不少人在钻墙的空子——真正的空子,从墙的这一头翻到了那一头,然后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所以说,翻墙,是不需要学习的,当某种需要达到一定程度时,便自然而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如何翻墙。当我们跃过那堵墙,果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并非十全十美,但仍然几倍优越于当前所处的世界。

    今天去新浪微博看了一下评论,有人在说,柏林墙的倒塌告诉我们,再坚固的墙,也会有有倒的一天。这句话很对,但问题是,那一天要到猴年马月?话又说回来,很多普通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微博,更不用说Twitter这个在外国已经融入人们生活的东西了,真是一想就觉得可笑,觉得我们自己很可笑。

    当我们偶尔翻一次墙,对着墙外的美景流连忘返的时候,猛然回过头一看,其实我们还生活在墙这边。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能在现实中助于自己跃过那堵墙的的事情?

    分类: 梦溪笔记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