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情小说之我见

    色情小说之我见
    最古老的色情描写,应该是在《战国策》。
    宣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大意就是:宣太后(秦国太后)对尚靳(韩国使者,用唇忘齿寒的比喻希望秦国救韩国)说:我以前和先王ML的时候,先王放一条腿在我的身上,我会觉得压得我难受。但是当他整个身体都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却不觉得重了,你晓得是怎么回事吗?因为我感觉爽了,就不觉得重了。现在你让我去救韩国,去的兵少了粮少了,又救不了。去救你们韩国,花我那么多的物力人力,我却没有得到点好处,当我是傻的啊?
    关于这个事情,古人也是有评价的。
    南宋的鲍彪说:“宣太后之言污鄙甚矣!以爱魏丑夫欲使为殉观之,则此言不以为耻,可知秦母后之恶,有自来矣!”
    清朝的王士桢说:“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
    李敖更拽,说:“秦国宣太后在外国大臣面前公开描写性交姿式,说自己丈夫一屁股坐上来,因为体重太集中一点,就吃不消;可是全身压上来,因为体重平均分担,所以就无所谓了。”
    其实,这个倒是不算色情小说,只能算是史书中的一点点色情描写。
    也许人都有窥探的欲望吧?
    要不然那么多的史实,为什么这件特别著名呢?
    真正意义上的色情小说,应该是在明清时期才盛起。
    唐初的张鷟著的《游仙窟》 ,只能算是“有情节,无细节”。
    《灯草和尚》虽然题的是“元临安高则诚著”,但是后来的学者还是认为应该是假的,认为可能是明清时期写的,落名字落的元代。(真是无名英雄哇,佩服。)
    色情小说盛于明代,是有历史背景的。明代中后期,朝野中流行“房中术”(可能和这几年练瑜枷一样流行)。一些方士献上房中术就暴发了,升官发财,让很多人羡慕不已。嘉靖年间,陶仲文献“红铅”(算是春药吧?)得幸,官一直当到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后来的顾可学也靠献上春药“秋石方“就当了大官。上层社会有这样的风气,小说里自然也要体现出来。
    说到色情小说,就不得不提《金瓶梅》和《肉蒲团》。
    《金瓶梅》里面的色情描写是相当多的。《肉蒲团》里面就更多了。所以有人这样评价:《红楼梦》有情无欲,《肉蒲团》有欲无情,《金瓶梅》有情有欲。
    《红楼梦》虽然一直看似清纯,其实也少不了色情描写的。如薛蟠的淫诗“女儿乐,一根JB往里戳。”。
    后来又有很多书可以模仿《金瓶梅》的,反而画虎不成反类犬,色情描写有过之,但是看着却实在乏味。
    到了民国时期,战乱连年,饭都吃不饱,估计没有人写色情小说了,写了也没有多少人看。
    文革时期,开始有手抄本的《少女之心》暗地里流行了。可惜我是从来没有看见过手抄本是什么样子。
    改革开放后,大量的黄色录像带流入,色情小说却没有复苏。
    90年代初期,色情小说终于从沉睡中醒来。涌现出了一大批的色情小说。(我初中看的第一本当代色情小说叫《金童玉女》,如获至宝。第二本是《小宝六凤》,就开始觉得不过尔尔了。)
    武侠的,言情的,数不胜数。但是却没有一个可以名留青史的。(唯一出名点的《废都》,我实在不想认为那是色情小说。虽然里面到处都是“此处省略****个字”)
    究其原因,应该是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忽视了广大淫民的感受。
    书中满页都是“恩。。。。。啊。。。。。。哦。。。。。。恩。。。。。”之类的语气助词加省略号, 占了大量的篇幅,却言之无物。
    淫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敷衍我,我就不看你。
    于是,部分制A贩A片的人发了大财。
    到了21世纪,网络上的免费色情电影和真人视频以及强 暴实拍铺天盖地而来,色情小说就基本退出了印刷品的历史舞台,只是在网络上的一些成人论坛上苟延残喘(内容以强 暴,制服,虐 待为主,基本是YY。)。
    因为现在的人已经越来越浮躁了,没有耐心慢慢捧着一本散发着油墨清香的色情小说,感受“红袖添香夜读黄”,所以都习惯了直接看视频来得爽快。(当然,色情小说自身的缺陷也是致命的----抽象。汉字虽然博大精深,但是却要靠人来组合。)
    现在的色情小说,已经基本走上了末路。
    80年代的扫黄都没有扫干净,面对物竞天择,色情小说这个曾经的巨人轰然倒地。。。。
    色情小电影还能撑多久呢?天知道。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分类: 借此鉴彼 | 标签: ,